vr分分彩 > 摄像机 >

豆瓣日记: 从一间红得像鲜血的房间谈黑白与彩色摄影的本质区别

2018-08-09 15:09

  本文作者“nomadic”,现居北京,目前已发表了2篇原创文字,至今活跃在豆瓣社区。下载豆瓣App搜索用户“nomadic”关注Ta。

  “黑白摄影是框取、细节、影调等等,你可以看撒考夫斯基《摄影师之眼》,算是对黑白摄影盖棺定论的描述.”

  新彩色摄影是七十年代美国摄影圈发展起来的流派,其实在这之前彩色摄影技术早已经发明出来了,只是像布列松、沃克埃文斯等大师们都不好看彩色,称之为“粗俗的”、“是陀粪”。

  个人揣测可能是因为彩色摄影之初用在商业上,那种拍摄效果不并怎么样,像是罗伯特卡帕也就拍成这个样(比起当时代的黑白名作,确实让人感觉难成气候)。

  从时代背景来看,一方面黑白纪实摄影,沃克埃文斯、保罗·史川德、柯特兹、布列松等大师们他们正好遇到世界大战、经济大萧条等拍摄纪实照片千载难逢的社会环境,而未来的摄影师并没有同样的环境,再按那个路子走下去,一是作品的感染力不够,二是显得为赋新词强说愁;另一方面,艺术摄影上戴安·阿勃丝又切入人性之深最终以自杀为人生收场,不是说对艺术摄影的偏见,而是说没有“天生的”艺术家宿命,很难刻意去拍摄这类题材。

  彩色摄影就好像一块尚未开垦的沃土,不少摄影师都在尝试,像乔尔•迈耶罗维茨、艾略特·波特、史蒂芬·肖尔、威廉·埃格尔斯顿以及包括有“影像炼金术师”之称、在黑白摄影方面颇有建树的哈里·卡拉汉后期也改作彩色摄影。

  真正新彩色摄影地位确立的是,1976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下文简称MOMA)举办的威廉·埃格尔斯顿的展览,展出了75幅染料转染法的照片。展览闭馆两个月后,美术馆展出了同时代彩色摄影师史蒂芬·肖尔的作品。两个展览虽然当时都收到了评论界的诸多批评,但“新彩色摄影”算是明确下来, 再后来埃格尔斯顿彩色摄影上成就颇多,被称为 “彩色摄影教父”。

  那怎么理解,埃格尔斯顿和新彩色摄影呢?MOMA摄影主任约翰·撒考夫斯基曾给威廉埃格尔斯顿的画册《威廉姆艾格斯顿导读》写过序,其中有些观点,有助于理解新彩色摄影,诸如:

  “今天最激进、最有影射力的彩色摄影,主要的活力都来源于普通事物,在埃格尔斯顿的作品中尤为明显,他的作品始终是当地的、私人的,甚至在名义上与世隔绝。“

  同时也说,用彩色创作的黑白摄影蛮糟糕的,“两类彩色摄影是失败的:较有趣的一类,用彩色创作的黑白摄影,《国家地理》中还不错的照片通常也是这样:无论天空多蓝,红衬衫多红,照片中的这些颜色只是外在。但尽管这些照片看上去构图糟糕又夸张,通常还是很有趣,可这就好像闲聊也可以有趣一样。

  第二种彩色摄影的失败案例,通常是照片漂亮的颜色在令人愉悦的情境关系中。这些照片的内容一般是老旧建筑的墙,或者是帆船头倒映在涟漪水面上。这些摄影中的相似性可以被看作对综合立体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画作的复制。它们的失败之处便在于,让我们想起来类似却更胜一筹的事物。“

  不妨看看这幅埃格尔斯顿广为人知的作品《红色的房间》,颜色就是颜色,红得那么纯粹,红得像在滴血,就是色彩的力量,一种惊心动魄的感受。如果把画面转换成黑白,它是无法成立的。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黑白犹如素描,彩色犹如油画,看素描我们会看对比,结构,线条等,看油画时我们会注意到画家眼中的自然色彩,精心安排的颜色,每一个细微的点与其他颜色的呼应扣合。为什么我们看彩色摄影作品却不这么看?随便拿到网上常见的彩色摄影又有几张是优雅和谐的颜色?

  本文作者“nomadic”,现居北京,目前已发表了2篇原创文字,至今活跃在豆瓣社区。下载豆瓣App搜索用户“nomadic”关注T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